著名设计师Ross Lovegrove访谈

Ross Lovegrove生于1958年威尔士加的夫,1980毕业于英国曼彻斯特工艺学校本科工业设计专业,1983年毕业于毕业于英国皇家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研究生。

< 返回所有动态

        Ross Lovegrove生于1958年威尔士加的夫,1980毕业于英国曼彻斯特工艺学校本科工业设计专业,1983年毕业于毕业于英国皇家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研究生。早在80年代他就为Frog设计公司在西德的项目担任设计师,为索尼设计随身听,为苹果电脑设计计算机等。而后他作为Knoll国际的顾问来到巴黎,并成为alessandri事务所的领军人物。他与Jean Nouvel和Philippe Starck一起被邀请加入德尼姆工作室,并给路易.威登,赫姆斯和杜邦担任顾问。1986年回到伦敦时,他为空中客车、Kartell、Ceccotti、 Cappellini、Moroso, Luceplan、Driade、vitra yamagiwa corporation、tag heuer、哈克曼、标致、苹果电脑、三宅一生、奥林巴斯相机、赫尔曼米勒、日本航空公司和东洋伊藤建筑(日本)等完成了项目 。
他的作品曾获得多项国际大奖,并在国际上被广泛刊登和展出,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、纽约的古根海姆博物馆、轴中心(日本),蓬皮杜中心、巴黎和伦敦的设计博物馆- 在1993年他首次永久收藏他的作品。时代杂志和CNN于2005年11月授予lovegrove世界科技奖。

您认为什么时间是一天中最好的时刻呢? 
        我想大概是下午四点钟的时候,我会放慢速度冥想这一天发生过什么,我又该在做些什么,这是对我来说在工作室中非常重要的时间段。


太阳能汽车

您在这样的时候会听什么样音乐呢?
        我真的很喜欢新专辑Justin timberlakes (futuresex / lovesounds), 专辑真的特别棒,虽然在之前我不怎么喜欢他,但这张专辑已发展成他自己创作性的实体。 还有 Bowie,我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听他的音乐。更有趣的事情是我儿子下载的很多音乐,都是我20年前常听的音乐。

您经常把什么书放在您的床头桌上呢?
        我没有床头桌,而是一大堆书推在我的床边上,主要是艺术、建筑方面的书anish Kapoor,东洋伊藤和许多展览集。

您经常看建筑和设计的杂志么? 
        我没看很多杂志,看得比较多的应该是科学方面的。

您从那里获得最新的信息? 报纸? 
        我有点新闻痴,可以反复看新闻, 我喜欢了解时事,我经常看先驱论坛,华尔街和The Independent,我很喜欢它们是因为它们可以给我最真实的发生在社会中的事件。

我想知道您是怎样关注女性的穿戴的?有什么特别的喜好么?
        我常常会被那些打扮适合他们年龄的,穿着优雅的女性所吸引,那些非常注重自己的外表并且精于装扮的女性会很吸引我。


飞机座舱

您小的时候想成为一名设计师么? 
        没有这么想过,这是相当偶然的事情。我的家庭跟设计行业没有任何关系。我在威尔士的一个军人家庭里长大,所以我很有组织策划的意识。我不知道我将来会成为一名设计师,尽管我小的时候就对这个领域很感兴趣。 

您最希望为谁设计点什么?
        我想应该是David Bowie,我喜欢和伟大的音乐家一起工作。我可以为他们设计乐器来供他们试验。

您与其他设计师或建筑师讨论您的作品么? 

        我很乐意告诉别人我在做什么,但别人不经常这么做。其实我不经常和其他设计师谈论设计。不过我倒是经常建筑师Zaha Hadid, Kazuyo Sejima和David Chipperfield聊天。他们经常设计一些令人拍手称奇的建筑,我也很欣赏和佩服他们这种创造性的才华和能力。很多朋友形容我更像是一位生物学家而胜过描述我为一名设计师,我理解设计是什么,我创造事物的形态,理解它们的形态,也乐于在数字时代创造它们,我希望推动这样的进程再继续向前发展。我的工作还与自然界有关,也就是用一种进化的眼光去关注缩减的概念,我尝试着把它称作“有机本质”,就是说用最适当的量来满足所需。我喜欢用有机体,同晶型体,液体来创造物体,但我从来不做人们不需要的东西。

 


moroso品牌 椅子

哪个项目是您目前做满意的?
        我想是个人项目,因为是为我自己设计的。在过去十多年以来,我一直在做我自己的作品, 这些都是大家还没有见过的作品。我将会2007年和philips de pury在纽约办一个展,名字叫'endurance ',这个展的最大特点就是首次大量的运用碳纤维和铝为元素。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“有机本质”。我很期待这次展览,着眼于我将要做的工作并在其中有所收获。就拿我们很熟悉的产品举例,比如水杯,它也许卖得很好,但这个项目对我而言的意义,远不止“我们为什么要生产它们”这么简单。我会尝试着用最少量资源的同时,去达到最好的效果。最终我期待发现一种“系统”,可以使我工作起来更加的逻辑化和智能化。

您可以描述一下您工作的进展么?
         一部分在进行中,另一部分要受牵制于你怎么来设计物体,我前期的工作多是试验性的,并尝试和探索我适合做的领域。我在皇家美术学院的时候我设计了一台照像机,那时候Memphis很流行,我还很记忆犹新,对我来说那种形式和颜色感觉不是很简单自然,我设计的这款相机就受到了约束,这种约束感到现在还有。
再比如我工作室的楼梯,是一个独立的物体,我也在寻找它幽雅的形态,极简的材料,适合的工艺和简洁的功能。我在考虑用一种超自然的材料,它可能介于尼龙和硅材料之间,不应用于产品,但是可以应用于汽车制造和建筑业。


卫浴产品

在过去,有那些设计师或者建筑师影响过您,或者您非常欣赏么?
        我想有很多设计师对我的影响很大,他们中我认为Jackson Pollock是个天才,我惊讶于他疯狂的忘我的工作方式,和他那不可思议的创造力的深度和价值。他的作品非常与众不同,甚至有点远离大众,主流的文化有时候没有太多的价值因为它们不具有持久力,他们是昙花一现的,没有创意,我对那些不感兴趣。我对长久的有生命力的创意更感兴趣,前不久我为renzo piano, shigeru ban和 george nelson做设计。我也喜欢Mariko Mori,我觉得她的作品是充满幻想的,还有Anish Kapoor,作品好的都让别人想放弃,非常有激情,我从来没有看到其他的产品用这种方式来打动你。我尝试着把它们应用于产品设计,每一样人们日常的用品都有自己的材料和功能。

当代的设计师和建筑师,您有什么看法?
        今天的设计师可以通过不同的途径来获得成功。比如说kazuyo sejima她是怎样重新设计表面的,她是怎样增强材料的功能而在同时减少它们的物质性的。再比如新一代的年轻设计师greg lynn(数码建筑师)他的设计起始于一个事物而后立刻会给你呈现不可思议的变化。我对新一代年轻的设计师很感兴趣,他们应用计算机技术来呈现想法,这将会是今后的趋势,将来的十年我深信建筑行业在形式上将会发生深刻的变革…
        平面设计师,我喜欢john maeda的作品,我跟很多平面艺术家合作过比如mark farrow,不仅仅是商业方面的合作。我有很多客户,他们更需要专业领域的交流和沟通,我想我的思维是立体的,当物体变得平面化的时候对我来说更难。

您有什么建议给年轻人么?
        “无论发生什么,用积极乐观的方式去对待” 。因为乐观的人有一种精神和毅力,不过能做好这一点是很困难的。尝试去发现你自己而不要去模仿其他人。开始的时候模仿没什么,然后试着脱离。把眼界放宽,并用你自己的眼光去看待和体会事物,做力所能及的事,坚持不懈。当然还要学会适应环境,从某一点上说我们将要进入一个新的产业革命阶段,因为我们不能再像现在这样利用我们的资源了。

 


DNA楼梯设计


vitra品牌面盆


水瓶